[鲁抗医药股票]猛庄时代:谁在操盘仁东控股?|A股

    来源:http://baonuanrong.com 发布时间:2020-10-18

      来源:虎视财研

      A股的牛股,大致三类,一类业绩驱动,俗称白马,比如贵州阿茅那种;二类题材驱动,短线情绪炒作,突然勃起迅速萎掉,来也匆匆去也冲冲;还有一类,人造牛股,大资金长期控盘坐庄,养肥了,磨刀霍霍向韭菜。

      谈起A股目前的庄股,仁东控股是经典案例,堪称教科书般的操作,银河系第一猛庄。

      庄股历来多故事,今天虎哥带大家看电影——《猛庄时代》。

      一、前奏:宏磊股份的垮塌

      仁东控股,前身宏磊股份,来自浙江诸暨,2011年12月上市,主营铜加工业务。

      宏磊股份能够上市,本身就是个奇迹。在上市前夕,控股股东宏磊控股爆出债务危机,金额高达25亿,包括大量民间借款,宏磊股份过会前的8、9月份,因为债主逼债,宏磊控股一度濒临绝境。

      宏磊股份上市之后,业绩立马扑街,12年扣非后净利润不足2000万,同比暴跌76.21%。13年主业开始巨亏,并一直延续到2017年。

      2012年,刚刚上市的宏磊股份就发生了大规模的资金侵占,控股股东宏磊控股通过应收票据违规占用公司资金高达4.63亿元。你要知道,这家公司当时的净资产总额都不到10个亿,这还包括了IPO融资的5.41亿。

      一上场就这么骚,监管部门看不下去了,2013年6月,深交所对宏磊股份、控股股东、实控人戚建萍、10名董监高进行公开谴责,3名独董通报批评。

      这裤子刚脱就挨了一闷棍,这个舞还怎么跳?

      然而,对于宏磊股份及其控股股东来说,天空飘来五个字:这都不是事。

      2013年,控股股东宏磊控股变本加厉,又占用公司应收票据和铜材贸易款,累计金额高达8.33亿。

      这下,证监会怒了,第一次光屁股那叫伤风败俗,第二次光屁股,这就是耍流氓了。2014年7月,浙江证监局直接掏出红牌——《关于对戚建萍采取认定为不适当人选措施的决定》。

      《决定》认定宏磊股份老板戚建萍为不适当人选,并要求宏磊股份“应当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作出免除戚建萍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董事职务的决定”。

      戚姐姐也是浙江商界响当当的人物,刚爬上台就被轰下去,宝宝心里苦:实业不好做,又不让揩油,那还玩个屁啊。

      怎么办捏?三国时期的并购专家曹孟德老师有句名言:

      何以解忧?唯有卖壳!

      二、群狼并起

      话说戚姐姐屋漏偏逢连夜雨,正满腹惆怅萌生退意。这档口,打北边来了位郝姐姐。

      2016年1月,宏磊股份发布股权变更公告,以戚建萍为首的戚氏家族以27元每股的价格转让1.2亿股,总对价32.5亿。

      接盘方4家,为首的柚子资产承接了5687.69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25.9%,成为宏磊股份第一大股东。柚子资产的法人代表郝江波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郝江波什么来头?

      公开资料显示,2002年8月-2015年5月,郝江波一直在北京市朝阳区地税局工作,跟资本市场并无瓜葛。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资本狂人”田文军的老婆。

      田文军是大名鼎鼎的山西德御系创始人,纵横中美两国资本市场,手法极其彪悍,有道是德御出征,寸草不生。

      德御系在A股的成名作是北讯集团。

      2014年11月,德御系旗下的龙跃集团以8.8亿元拿下齐星铁塔的控制权,随后定增63亿收购北讯电信,并将齐星铁塔更名为北汛集团。北汛集团的股价从2014年11月的4元左右一路飙升到2018年2月的28.5元。

      要知道,这期间我们经历了2015年的股灾和2016年初的熔断。在“资本狂人”田文军这里,什么股灾啊熔断啊,不存在的。

      德御系另一经典案例是顾地科技,2015年12月,德御系的山西盛农以11.7亿的对价拿下顾地科技控制权,随后宣布进军体育产业,顾地科技股价一路狂飙,从16年初的6元出头一路干到16年末的28块多。

      什么股灾啊熔断啊,不存在的。

      当然,在A股市场,德御系玩得算是比较含蓄的,在美股市场,人家玩得那叫一个奔放。奔放到什么程度呢?看下图:

      资料来源:同花顺

      这是德御系旗下的稳盛金融股价走势图,15年12月最低6块5,17年2月最高干到465元,13个月,超70倍,什么华尔街啊,金融之王啊,不存在的。

      如果你觉得还不过瘾,虎哥再截一段:

      资料来源:同花顺

      这也是稳盛金融部分股价走势图,六七根大阳线,股价直接从19.8干到390块,20倍涨幅不费吹灰之力,其中2017年6月6号和7号,涨幅分别是107.16%、153.1%,什么华尔街啊金融之王啊,不存在的。

      为人不识田文军,炒尽股票也枉然。他是A股市场的奔波尔霸,他是美股市场的霸波尔奔。

      接盘宏磊股份的,除了德御系旗下的柚子资产,还有大名鼎鼎的资本大鳄张永东和景华。

      张永东曾担任多家港股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跟金融巨头华融及地产大佬京基集团关系匪浅。

      而牛散景华及其旗下的重庆信三威进入过多家A股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

      当初北讯集团的玩家,基本上也就是这拨人。

      三、改头换面

      德御系控制宏磊股份之后,立马开始对其进行“手术”。

      2016年6月,宏磊股份以14.79亿的价格剥离了上市公司主要资产,同时以14亿的对价并购从事第三方支付业务的广东合利金融科技服务有限公司90%股份,摇身一变,成了高大上的金融科技公司。

      广东合利看起来光鲜,实际上质地并不好,并购时的业绩大概是这个样子:

      数据来源:重大资产购买预案

      我们看到,这家公司15年的营收规模不到4000万,归母净利润不到1200万。

      2016年的业绩就更烂了,根据宏磊股份对交易所问询函的回复,广东合利16年1-10月的营收只有2348.22万元,净利润-1421.95万。

      从16年年报来看,广东合利11月(11月开始并表)至12月实现营收1528.18万,净利润-266.83万。

      这桩14亿金额的高溢价并购案,形成商誉高达11.94亿。

      神奇的是,交易对手方张军红根本没有业绩承诺,在交易所的反复追问之下,控股股东柚子资产跳了出来,做出了2017年、2018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14亿元、2.18亿元的业绩承诺。

      更神奇的是,并购之后的广东合利业绩突然大爆发,17年实现营收8.67亿,净利润8426.27万元。而在2016年,这家公司的营收还不到4000万,净利润处于严重亏损状态。

      这样的业绩,会计师事务所也看得脸红啊,当年直接给它出具了一个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主要两个事项,一是商誉没有减值测试,二是关联交易无法识别。

      会计师事务所罗列的两家公司,一家是龙跃矿业、一家是易佳易贸易公司,都是德御系核心企业龙跃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实际上,广东合利质地如何、业绩怎样、有没有造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宏磊股份变成了一家拥有热门概念的金融科技公司。

      2017年3月,宏磊股份换了一个响亮的名字——民盛金科。

      四、第一场战役

      宏磊股份2015年11月17开始停牌实施资本运作,直到2016年8月8日才重新复牌。在这期间,控股权转让、资产剥离、资产注入一气呵成。

      改头换面之后的宏磊控股拥有一个豪华的股东阵容,截止到2016年6月底,其主要股东包括:

      大股东是德御系旗下的和柚技术(原柚子资产),持有6005.28万股,占比27.35%;二股东是张永东旗下的民众创新(原健汇投资),持有4075.44万股,占比18.56%;三股东杭州焱热持股1156.12万股,占比5.27%;并列三股东仁东科技持股1156.12万股,占比5.27%;四股东景华1118.4万股,占比5.09%。

      我们不妨分别称之为德御军团、张永东军团、焱热军团、仁东军团和景华军团。

      当五大军团就位之后,一场轰轰烈烈的战役开始了。

      这场战役从2016年8月持续到2016年12月,历时约4个月,战场火力布置为:德御军团坐镇中军大营,张永东军团为左翼,景华军团为右翼,焱热和仁东军团殿后。

      战役打响之前,五大军团面临的外围形势颇为严峻,因为2015年11月17日停牌前,上证指数为3606.96点,16年8月8日复牌时的点位是2976.7点,也就是说,停牌期间,大盘下跌了约20%。

      虽然外围形势严峻,但是,多头军团的火力十分彪悍,复牌当天宏磊股份股价经历了剧烈波动,并在随后的五个交易日轰出了4个涨停板,一举掌控了战场态势。

      首先发起进攻的,是景华的右翼军团。

      16年8月和9月,景华个人账户增持141.92万股,他旗下重庆信三威昌盛八号私募基金大笔吃进956万股。不到两个月时间,右翼军团吃进了约1100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约为5%。

      与此同时,还有多路身份不明的个人和机构进入了前十大股东之列。

      2016年第四季度,景华的右翼军团继续保持攻击态势,他旗下的另一只私募基金润泽2号吃进了788.3万股,持股比例为3.59%。

      自此,景华右翼军团的攻击基本结束。

      与此同时,张永东的左翼军团出动,到16年四季度末,张永东个人账户出现在十大股东之列,持股417.23万股,占比1.9%。

      张永东的个人账户并不是左翼军团的火力点,它最强大的火力点是张永东的亲密“战友”、地产巨头京基集团大公子陈家荣。

      在16年四季度,大公子火力全开,在二级市场疯狂扫货,到12月26日,一举吃进1098.72万股,持股比例达到5%,构成举牌。

      大公子陈家荣的犀利进攻,一直持续到2017年一季度,它在此期间再次吃进了590.63万股,持股比例上升到7.69%。

      在左右两路大军的进攻下,宏磊股份的股价一路飙升,从2016年8月8日的最低价8.45元(前复权,下同)干到2016年12月28日最高价27.46元,股价在短短四个月里翻了不止3倍。

      资料来源:同花顺

      在这场战役中,虽然是由德御军团领衔,但是二级市场的主攻手,是景华军团和张永东军团,其中景华军团引领了2016年三季度的进攻,张永东军团(京基大公子陈家荣)引领四季度的进攻。

      殿后的两路大军——焱热军团和仁东军团,其中焱热军团在2016年9月21日开始减持,并在其后不到10个交易日迅速出掉了手上筹码,狠赚了一笔。

      而彼时按兵不动(至少明面上是这样)的仁东军团,在不久的将来入主了民盛金科,并引领了第二场战役。

      五、城头变幻大王旗

      2018年初,在资本市场上纵横捭阖大杀四方的德御系突然暴雷,资金黑洞高达数百亿。

      在处置德御系风险过程中,引进东旭集团、仁东集团和华讯方舟集团参与债务重组,其后又引爆了东旭和华讯方舟两大集团,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按下不表。

      德御系的资金链暴雷并没有引发民盛金科的崩盘,这档口,仁东军团从板凳上站了起来。

      2018年1月31日,民盛金科收到内蒙古正东云驱科技有限公司等股东的通知,云驱科技承接张永东军团旗下的民众创新手上的4019.33万股,占总股本的10.77%。

      再加上其一致行动人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赵美持有公司的股份,总持股数为6004.25万股,占总股本的16.08%。

      同时,景华及其一致行动人将其持有的民盛金科5157.15万股的表决权委托给云驱科技,云驱科技拥有表决权的股份数量为1.12亿股,占总股本的29.9%,一举成为民盛金科的控股股东。

      云驱科技其后更名为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018年7月,民盛金科更名为仁东控股。

      北京仁东入主仁东控股之后,通过承接德御系的股份和二级市场零星增持,到2019年6月底时,已经持有1.33亿股,再加上仁东天津手上的2948万股,共持有仁东控股1.62亿股,占总股本的28.94%。

      2019年7月,北京仁东信息将其持有的仁东控股1.19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27%)对应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委托给海科金集团进行管理。

      就这样,仁东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又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海科金集团。

      六、第二场战役

      当仁东控股忙着更换实际控制人的时候,A股的市场环境开始出现重大变化,上证指数从19年1月初的2400多点一路上攻到4月初的近3300点。

      此时,与A股市场上的春意盎然相比,仁东控股的股价持续低迷,并没有跟随大盘上攻。直到2019年7月,仁东控股完成实际控制人的再次变更,它的盘面开始变化,2019年7月31日,拉出了一个涨停板。

      然而,仁东控股的股价,并没有随着这个涨停板的到来而一路向北。2019年8月到2019年11月初,仁东控股的股价经历了长达三个月的震荡之后,第二场战役,在2019年11月中旬打响了。

      仁东控股的第二场战役从19年11月发动,一直延续至今,股价从14元干到目前的58块多,股价翻了三倍多。

      而这场战役的关键角色,虎哥认为是崇左中烁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我们不妨称之为中烁军团。

      从时间节点来看,中烁军团明显是有备而来。

      2019年7月,仁东控股完成了一次莫名其妙的实际控制人变更,股价开始蠢蠢欲动;2019年8月30日,崇左中烁的执行合伙人日照中烁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立;2019年10月9日,崇左中烁的资方日照中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2019年10月14日,崇左中烁成立。

      自此,中烁军团集结完毕,接下来,开打。

      仁东控股的股价在2019年11月12日最低下探到最低14元,随后一路拉升,到12月20日上攻到最高25.52元。

      随后,仁东控股的股价剧烈下跌(洗盘),到12月31日,跌到16.74元。

      崇左中烁2019年10月14日才成立,到2019年12月31日,已经持股1528万股,占总股本的2.73%。

      在此期间,其他的老军头要么没动,要么减持,仁东控股在二级市场的第一大多头,就是崇左中烁。

      2020年一季度,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大盘出现了剧烈的波动,仁东控股短暂回调之后迅速企稳。而在这期间,崇左中烁再次吃进581万股,总持股数量为2109万股,位列仁东控股第七大股东。

      自此之后,崇左中烁刀枪入库,再无增持。

      就在崇左中烁完成建仓之后,2020年4月2日,仁东控股拉出一个涨停板,其后股价轰轰烈烈,一路高歌猛进,一直持续至今。

      资料来源:同花顺

      至于是谁主导了仁东控股4月份以来的犀利攻势,我们从目前的公开信息里,已经看不到了。

      不过,穿透崇左中烁的股权之后,虎哥惊讶的发现,它的四大股东——王石山、黄浩、刘长勇、邵明亚(各认缴出资2500万)——其中三位是仁东控股的董事和高管。

      王石山2018年7月开始担任仁东控股副董事长,目前是仁东控股副董事长、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

      刘长勇2018年7月开始担任仁东控股董事,目前是董事兼副总经理。

      黄浩2019年3月加入仁东控股,担任其副总经理。

      虎哥就纳了闷,公司董事和高管如此大规模的在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票,仁东控股至今没发一个公告!

      而在2019年的年报中,仁东控股披露董监高的持股数量时,这三位的持股数都是0,而此时的崇左中烁持有仁东控股1528万股。

      虎哥是个法盲,就想问一句:他们这样玩,合法么?

      尾声

      2020年10月12日,仁东控股的股价再次创出历史新高,报收58.16元,市值高达325.7亿,在沪深两市,排名441位。

      在仁东控股密密麻麻的阳线里,这幕大戏幽怨的片尾曲响起:

      《一路向北》——周姐抡

      我一路向北

      割韭菜的季节

      你说你血亏

      已无法再回本

      风在山顶吹

      过往的K线全都是我不对

      俺母骚瑞

      再割你几回

    友情链接: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 document.write('<\/mip-script>');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