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8财经股票]凯莱英定增一波三折终成行 发行价翻倍高瓴坚定布局A股医药版图_上市公司

    来源:http://baonuanrong.com 发布时间:2020-10-18

    10月13日,凯莱英股价大涨4.45%。此前,战投式定增遭遇监管层收紧,凯莱英再融资一波三折,中途修改方案后,时隔八个月终于成行。

    10月13日,凯莱英股价大涨4.45%。此前,战投式定增遭遇监管层收紧,凯莱英再融资一波三折,中途修改方案后,时隔八个月终于成行。

    根据其前一晚披露的《定增报告书》显示,高瓴并没有因再融资政策变化“却步”。公开资料显示,在凯莱英23亿询价定增方案中,高瓴资本出资10亿获配440.52万股,占总发行股份的43.28%,但入股成本却比此前的锁价定增方案翻了一倍。

    “应该说高瓴是非常看好凯莱英这家企业的,不管是凯莱英所在的赛道还是公司本身的质地,面对这么高的溢价也没有放弃认购,对于其他有望获得高瓴投资的概念股来说,也是一个利好信号。”10月13日,北京一家大型私募机构合伙人受访指出。

    高瓴认购股份缩水

    早在今年2月14日,证监会再融资新规正式落地,凯莱英便第一时间相应推出了23亿元定增预案,由高瓴资本全资认购。

    根据彼时的定增方案,高瓴资本包揽了凯莱英拟非公开发行股票的不超过1870万股(含1870万股),发行价格为123.56元/股(发行价格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二十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80%),募集资金总额预计不超过23.11亿元,锁定期为18个月。

    但随后,战投式定增被监管摁下暂停键,凯莱英将锁价定增方案改为竞价定增。

    更新后方案显示,凯莱英此次非公开发行将新增股份1017.87万股,募集资金合计23.105亿元,发行对象共有9名,其中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获配股数为440.53万股,占公司发行后总股本的1.82%,获配金额10亿元,锁定期6个月。

    从总募资金额上看,凯莱英此次定增募资额并没有变化,但发行价格最终确定为227元/股,较高瓴资本此前的“包揽价”高出83.72%。但截至10月13日晚收盘,凯莱英最新收盘价为286.86元/股,高瓴资本仍浮盈26.37%。

    “上市公司以更少的股份融到了相同的资金,其实是好事,只是对于机构投资者而言,入股成本变高了,可能会打击到部分机构投资者的积极性,不过从中长期投资的角度来看,只要是看好这家企业的,在能接受的范围给高价也能接受。”前述私募机构合伙人指出。

    事实上,在不少行业内人士看来,高瓴选择坚定投资凯莱英,是看好其所在的CDMO(合同研发生产组织)行业赛道。凯莱英的业务范围广泛覆盖新药从临床早期阶段到商业化的CMC服务,包括高级中间体,原料药,制剂等的研发和cGMP生产。

    今年上半年,凯莱英实现营业总收入12.66亿元,同比增长15.81%;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16亿元,同比增长37.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77亿元,同比增长36.82%,其中,第二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7.90亿元,同比增长28.20%,环比增长66.23%;扣非净利润1.84亿元,同比增长50.28%,环比增长96.70%。

    高瓴A股医药版图初现

    事实上,投资凯莱英只是高瓴A股版图的一角,此前高瓴曾参与多家上市公司的再融资计划,并与企业签订战略投资协议。但受监管政策影响,这一方案均未成行。面对成本陡增,高瓴资本仍毅然入股凯莱英,为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除了凯莱英之外,高瓴资本还曾拟耗资约3.93亿元参与凯利泰的定增,锁定期也是18个月;斥资约100亿元入局宁德时代定增、拟包揽健康元21.73亿元定增、拟参与广联达锁定期为18个月的定增、拟斥资6.45亿元认购国瓷材料定增发行股票。

    但因“18+8”战投定增迟迟未有破冰,前述投资机会也搁浅至今。

    面对模棱两可的困境,高瓴资本也在尝试其他的入股可能性。9月中旬,在战略投资国瓷材料受阻后,高瓴资本曾设计了曲线入股的方案,转而战略投资国瓷材料子公司爱尔创科技,为高瓴扩充A股医药版图新增了一条可行路径。

    9月15日晚,国瓷材料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深圳爱尔创科技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爱尔创”)拟引入高瓴资本、松柏投资两个战略投资者,并签署《投资框架协议》,后二者将以不超过5亿元增资深圳爱尔创科技、不超过2亿元受让公司持有爱尔创股份的方式对其进行投资。

    新修订的方案中,高瓴拟投资爱尔创的资金数额与前期拟投资国瓷材料的金额(6.45亿元)大致相当,此举也被不少业内人士视为“曲线”战略入股的方式。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曲线入股方式并不具备普适性,这一入股上市公司子公司的方式并不是大多数战投都能够接受的,退出是最大的问题,其次是子公司本身质地如何也并不确定。

    泽浩投资者合伙人曹刚便对记者指出:“首先从便利性角度而言,投资子公司只是并表,但是不能流通。而绝大多数上市公司子公司的分拆上市都需要时间周期,不确定性比较强。高瓴能够选择这种方式投资国瓷,第一是规避此前的对战投的监管,是曲线救国的路子,其次是基于前期双方的充分沟通,高瓴特别看好公司的情况下促成的合作,是双方主观意愿。”

    事实上,相比之下,询价定增对于迫切需要融资的企业,是一个更加可行的方案。对于高瓴“看中”的众多上市公司中,除了广联达、宁德时代竞价定增已经发行完毕外,其他企业尚没有进一步公布下一步进展。

    不过,根据记者测算,如果这些企业都选择竞价发行,高瓴的入股成本将大大增加。

    记者统计发现,在早前公布的战略投资方案中,高瓴拟入股凯利泰、健康元的定价分别为18.73元/股、12.83元/股。而截至10月13日,凯利泰、健康元收盘价分别为23.01元/股,18.05元/股,分别较此前定价增长了22.85%、40.68%,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按照相同股份继续参与认购,高瓴资本入股成本或将分别再度增长逾两成、四成。

    友情链接: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1d7dde81dc0903e04d3ac0b9599444f6"; document.write('<\/mip-script>');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